| 设为主页 | 保存桌面 | 手机版 | 二维码

黔南凡雁保健养生会所

提供本地酒店 家庭 保健 按摩服务,欢迎体验!

联系方式
  • 联系人:凡雁
  • QQ:3513312686
友情链接
  • 暂无链接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» 新闻中心 » 我是一朵凋零的花 荒芜了整个季节
新闻中心
我是一朵凋零的花 荒芜了整个季节
发布时间:2016-04-05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139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  总在风起的时候,我哼着歌,不知道是不着调,还是不靠谱,反正就是这样的不如人意,多出来的时间里,我用茫然的目光看天空,繁星划过天际,我的眼泪跟着坠落,那么亮,那么苦。好多东西都没了,就像是遗失在风中的烟花,让我来不及痛哭流涕,就已经消逝不见。我看见自己心碎了,听见心掉落的声音,就像打破玻璃那么响亮,最累的是如此一般,还要趁没人发现之前,把碎了的心捡起来,丢到垃圾桶去。
       空荡荡的行尸走肉里,曾经驻足的悲痛都没了声息,归于平寂的凄凉恣肆蔓延,陌生人漫步其间,然后本能的拾起我丢落在垃圾桶里枯萎的钥匙,开启每个不安份夜里纠结的门,对自己说,“跳舞吧,就像没有人看见一样,唱歌吧,就像没有人听见一样,生活吧,就像是最后一天一样。”所有的震惊都在开启门锁的那一瞬间,那朵凋零的花在逞强着寻觅亡魂的记忆,总想记忆挥发得快一些,尽快能忘掉那难以理解的伤害和亦过天真的苦楚,而不计前嫌的绽放风糜的光彩,无论风吹雨淋,总能开出那所谓幸福瞬间的俏模样。
       暮暮朝朝,花都苍老了许多,经不起岁月的消磨,泪水浸透过的泥土,样子看起来疏松了,而埋葬在地里的花,再也经不起狂风暴雨了。我把自己身上的枝叶拔光,就像大鱼忍痛撕掉自己身上所有的鳞片,最终变成一条含泪盈盈的死鱼,只有这样,它们才不被宰割。当我把自己想象得比鱼还坚实的时候,才发现拔掉叶子的痕处痛得发不出声音来。我像走进了迷宫一样,找不到出路,亦或是迷失了方向。总之,一片空白。
       多少个不眠的黑夜,敲击着那漫长的思绪,自以为是的写着连自己都陌生的文字,为自己所付出的代价解释得喋喋不休。解释得喋喋不休。只可惜,脸皮最厚的是,由始至终,我都不知道原来没有我的份。是谁教会了我《情人之间的情人》,而至今我要独自演绎着这首歌的凄美,让我在无数轮回中,抬起没温度的双手,弹出刻骨铭心的绝唱。而演绎的美好,在悲伤中死去。在这个混淆的世界上,我有无数个自己,在冷漠的社会里,温暖的为别人投影出继续存活的力气。可在复杂的轨道中,我忽略了自己的感受,没想过别人的置之不理能把我置之死地。
       也许,我所寻求的痛快,到最后,叫痛苦。我总以为,是自己那杆精准的天平生了锈,或者是掉了准星上的螺丝,才让心里这样的不快,原来,不平衡是因为,有一端早就被我搁满了自认为重要的东西,长年累月,习以为常。我旋转着流年,看不见路灯的指引,带着一双前尘旧梦的眼睛,在荒凉的夜幕烟尘中看尽繁华零落。穿着牛仔裤和白T恤,落寞的背影在苍凉的月影里坐老红尘、望眼欲穿。
       青春太瘦,指缝太宽,无意间,就这样滑过了,来不及思考,来不及流泪,我的心已经欲流成河。透过空气的静谧,蜷缩在悲伤的角落,倔强着勉强的笑容,我轻轻抹掉眼角溢出的伤感,弹指泪落,一瞬间,开放成无数忧郁的花朵。遍地的忧伤,随着涅槃的转动,终在一行行断裂的文字里殇逝幸福。